市场资讯

中证论衡:完善基本制度 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

作者 徐昭


  近段时间,股市、债市、新三板市场一系列改革举措加速落地,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作用逐步显现。专家建议,要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作用,需要不断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,完善资本市场发行、退市等基本制度,加快资本市场对外开放。同时,加强资本市场监管,规范市场秩序。另外,在资本市场开放加快背景下,应提升相应的对外监管能力,加强跨境监管合作。


市场建设持续推进

  “金融是现代经济的中心,资本市场往往是在成熟市场经济金融体系的中枢。”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表示,资本市场提供融资渠道、进行资产定价、优化资源配置和进行产权转移等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核心作用,是服务实体经济和提升人民获得感的重要抓手。随着市场化导向制度建设的推进和资本市场稳定度的提高,我国资本市场逐步开始成为金融发展和经济增长的重要枢纽,即将在稳经济、稳金融、稳预期发挥关键作用。

  新时代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潘向东表示,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资本市场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在改革进程中迅速发展,目前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规模都居世界前列。虽然中国资本市场起步较晚,但是发展速度较快,股票市场呈几何倍数增长,目前A股市值超过日本位居世界第二位,仅次于美国。随着“新三板”市场挂牌公司数量增加,区域性股权市场也在逐步壮大,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持续快速推进。

  中原证券研究所所长王博表示,应该看到中国资本市场作为信息传导中枢、资源配置中枢和风险甄别中枢的功能与发达资本市场仍有差距,需要进一步挖掘提升,要做到这一点首要任务就是加快完善基础制度。


资源配置效率有待提升

  “总体来说,我国资本市场大而不强,成熟度有待提高,与成熟资本市场相比,对国民经济的发展贡献潜力远没有被挖掘出来,市场的功能也未做到价值最大化。”潘向东认为,当前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作用发挥还存在一些不足。第一,直接融资对实体经济支持不足。我国直接融资规模较小,稳经济的作用有待加强。第二,市场不稳定加剧了金融市场波动。我国资本市场还不够成熟,散户比重较大,羊群效应明显,市场波动幅度较大。资本市场的剧烈波动不仅不利于支持实体经济,还加剧了金融风险。第三,资源配置效率较低。我国资本市场过于突出融资功能,资源配置效率低下。

  王博认为,我国资本市场虽已具备一定基础和规模,但对实体经济支持力度还不能适应要求,没有充分发挥其市场定价、资源配置、风险管理等功能优势。

  具体来看,王博表示,市场结构方面,我国资本市场自问世以来就背负着为国有企业解脱困境的使命,而这种使命直接造成了企业股本结构和资本市场的不合理。主体结构方面,以散户投资者居多,这类群体的投机风气较重,四处打听消息跟风买入,常常进入到机构投资者预先埋伏好的陷阱之中。市场信息方面,目前我国资本市场依然存在市场不透明的情况。同时,缺乏风险投资的退出机制、中小企业的融资渠道,以及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比例有待进一步合理化。


深化制度改革

  对进一步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作用,田利辉建议,我国需要继续积极推进资本市场的制度建设,提高投资者保护,建设价值投资体系,从而优化资源配置和提供企业融资,服务实体经济增长和人民生活幸福水平的需要。

  王博建议,发挥资本市场的枢纽作用,可以从促进股市健康发展着手。一是缓解股权质押问题,包括允许银行理财子公司对资本市场进行投资,要求金融机构科学合理做好股权质押融资业务风险管理,鼓励地方政府管理的基金、私募股权基金帮助有发展前景的公司纾解股权质押困难。二是资本市场制度改革,包括鼓励上市公司回购股票等。三是鼓励险资成为市场长期资金来源。四是大力发展民营企业,包括支持行业龙头民营企业进行产业兼并重组,拓展民营企业融资渠道。五是金融开放,加快银行、证券、保险等领域的全方位开放,借助全球资本,提高我国资本市场的运行效率。

  潘向东建议,完善资本市场发行、退出等基本制度,应持续推进新股发行常态化,推动以新技术、新产业、新业态为代表的“新经济”企业上市,不断为经济转型发展注入新动能。要完善资本市场退出制度,推进上市公司并购重组,通过多种方式提高融资主体的质量。应继续加强资本市场监管,加大稽查执法力度,规范市场秩序。另外,在资本市场开放加快背景下,应提升相应的对外监管能力,加强跨境监管合作。


中国证券报